《山村120》欣赏
浏览量 1816
2015-07-01 16:01:29
1

点击上图播放电影

《山村120》创作小记

“时间就是生命 ,这条路耽误了多少亲人的性命 。大城市里面有120 ,我们没有,但是我们有人心, 我们有亲情 !没有路,我们可以修 ;路坏了 ,我们照样把他修好 。但是人心坏了 ,我们真的就没有路了!”随着老村长(张雄林饰)这番肺腑之言后,《山村120》进入了结尾......

今年,云南省大力度的主办了百部微电影展,大大刺激了影视产业的活跃与发展,对云南影视人获取经验有着非常大的帮助。《山》作为昆明市委宣传部和昆明市文化宫的定制片之一,在创作中,整个剧组都非常的积极,最初选景的时候,我们到了东川太阳谷,由于本片定位是一个民族特征浓厚的影片,所以尽量想去贴近剧中的时代背景和民族元素(几年前我们在那拍过,非常的生态)。可是这回一去,整个村庄全变样了,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那样生态环境,看后觉得不符合我们的要求,于是放弃。在回来的路上,制片人李玉森在车上想到了一个地方——乐居村,这是李总曾经劳动过的地方,一路上他给我们讲了乐居村的过去,就在这样边走边愉快的回忆和聆听者的陶醉中,我们到了这个“传说中”的村寨。一下车,眼前的景象顿时让我们略有激动:阶梯式的村寨顺山而上,错落有致,由于全村人都搬走了,整个村寨显得冷清破落,正好,这就是我们剧里需要的那种感觉(由于路难走,村子是一个非常落后的现状)。崎岖小路引着我们走完了这个村寨,东边上去西边下来,快到村口,我们坐在一个平台上,好像开会似的你一句我一句就把这个场景给定了。剩下的事由我们的另一位制片人美女倪燕搞定......

村寨搞定,可是影片的另一大场景也是非常重要的场景——路,却没有着落。第二天,剧组主创开会,由于导演和编剧及制片人还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做无限的想像”,所以找路的事情就苦了美术黄锦大师了。黄大师带着一边还要筹拍咱云南本土的喜剧演员的片子(也是百部微电影之一《幸福里》),一边还要为咱们《山村120》找路,就这么翻山越岭风餐露宿,2天后终于找到了一条似路非路却又能给咱们摄影师张林有着极度想象空间的表现力的路!12米的摇臂在拍摄现场甩了快一天,1.6米的演员在镜头下乐此不疲的跑来跑去,背来背去,一会摔跤,一会仰天大哭,居然惊动了旁边树林的鸟。最后女演员腿也破了,男演员的嗓子也哑了,林里的鸟也飞了,剧组才残忍的收工返回一个小时的车程的驻地吃饭,准备晚上的夜戏。

本来说好的那一天晚上夜戏要架摇臂拍乐居村旁一个一颗印的院子,这院子在这片地方很难得,遥想对望着乐居村。院子里厅堂灰常的有创意:墙壁不是泥巴墙,而是柴火整齐的码起来成一堵墙,一个一个不规矩的圆拼接在一起甚是好看(有密集恐惧症的最好别看),墙的另一头咱们的美术黄大师给贴上了毛爷爷的海报,印象中好像还有邓爷爷。《山》里最有感觉的一场戏就在这里上演:一老一少搁在一边,一个沉思一个砍柴,劈柴声,炭火声,水声,吸烟桶声,青蛙叫声,在伴随着导演南腔北调的喊着“预备,现场安静”“开......”还没等导演喊完“开始”,咱们的摄影师就一嗓子昆明话嚷嚷“开始”!现场安静了,表演开始了......对了,忘说了:本来说好这场戏用摇臂,结果时间紧迫天光不给力,最后摄影师咬着牙含着泪的对我说“来不及了”。难怪都说电影是遗憾的艺术!

再来说说演员吧。影片完成后,很多人都说演员(有余、棍子等,除张老师外,人家是话剧团老演员,在剧中就靠他镇着戏了)是败笔。其实不然,我依然坚持我们的选择并坚信他们。选演员的那2天,我的目标就没有往专业的身上盯着,我就想要找个本色(彝族小伙),因为专业的演员(汉族)并不具备民族的那种特有的野性。于是我们就到民族村找了个遍,最终定下了有余(曹家辉)饰演,棍子(张成功)饰演。本来想阿美也找里面的人演,可是在找不到,就在临开拍的最后一天晚上,我们定了省话剧院的刑馨心来饰演。为什么不全找专业的主演,我的理由:一,昆明能常上镜的就这么几个,这次活动一下子近百部同时开工,该定的早被人定了,就片中的阿美,在其他微电影里也几次出现了,转来转去就这么几个人唱大戏,没法看,麻木了。二,微电影形式很多,《山》最初我的构想是带有记录片的调性,我更需要剧中人物的那种纯真的本性。在开拍前我给剧组的导演阐述里就说:我不希望让演员往剧情靠,而是剧情往演员身上靠。虽然这次有很多不如人意的地方,但是我想在这里说:演员没错,要真找错,那就错在我一人身上吧。下部微电影,不管是“云南美”主题还是我自己的商业片,我依然大量并大胆的启用非专业演员,这种尝试在现有的条件及当下微电影混乱模糊的现状概念中仍然是一种创新模式,没有不好的演员,只有驾驭不了的导演和坑爹的盲目。

经历了生死的离别才能知道人世间的小爱与大爱,这是《山村120》所追求的永恒的主题。面对自己心爱的人不幸的离去,一个20来岁的小伙做出了让全村人都感动的决定,这是对心灵的救赎。本来这部影片可以做的更好,可是该片从确定到拍摄完成只有13天的时间,在这13天里改剧本,选景选演员还有各种工作尚未开始,回过头来想:我们到底在做什么?在这13天里什么事情都在发生:摄影师在其他的组里拍摄,美术也在紧张的拍摄,灯服道效美摄录都在忙的不亦乐乎,这个组完那个组就上,这个片没完就在谈下个片的时间,人才真的是需要抢的,抢时间,抢人员......

不发牢骚了,总的来说参与到这次活动的每一个人员都应该感谢政府创造的这次机会,更感谢昆明市工人文化宫的领导和朋友们对文化的厚爱,对我们的信任与尚待。

在这样的密集、短时、超常规的创作中,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收获,也积累了很多经验。希望政府能经常开展这样的活动,加强我们每一个影视创作者的应变能力及时间观念!

 (本文作者吕正科 为《山村120》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