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有重量、理想、温度的电影
浏览量 1758
2015-07-01 15:18:34
1

重量,来自题材自身的思想含量。我们将用微电影短版的思想,从一个祖国边陲贫困山区小学的“撤并”入手,引领观众去思考困惑我国十多年来的,有关代课老师的作用和待遇的大问题,思考刚性的撤并贫困山区小学,究竟给实际的山村教育,及山村的生命带来了哪些深层次的不适,及深层次的釜底抽薪。

温度,来自我们从数百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乡村教师浓缩的人物:即剧中的新、老教师。来自我们浓缩的,从全国各地山村涉及到的,爱家乡、建家园的村民、孩子,和自愿为他们捐资助学的朋友们。

导演自信,这将是一部值得一试的好戏。

导演的自信,来自本剧的思想,来自对此剧本信任的制片方文化宫的鼓舞,也来自于由导演创作的同样是反映这个内容的主题歌曲:《家住彩云间》。

这首歌,在2010年一创作出来,就获得云南教育厅“三生教育征歌”大赛,昆明市唯一的一个二等奖。同年6月,又分别荣获“星星火炬中华英才选拔赛云南赛区”金奖;“昆明市童心向党歌咏大赛”一等奖;同年7月28日,这首歌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唱响,并一举拿下了“银杏杯第三届全国青少年宫系统文艺汇演金奖”。 2012年,《家住彩云间》经过云南省委宣传部、云南电视台选送参赛,获得了“全国儿童歌曲创作演唱大赛”入围奖。由于深受全国广大小朋友的喜爱,去年,新编的儿童时尚版,经作者授权,收入《太阳少年中国校园歌曲》集已正式向全球出版推广。

罗列那么多是想说明:大家是赞同,并充分关注这类题材的。

该微电影的创作,也正是由此出发,负责任的将歌曲的艺术思考引领入新的高处。于是,产生了这部电影。

关于“微电影”,导演认为,在这里,有必要再给大家作个简短的分析:

可以说,电影从胶片到数字,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从露天到剧场,从剧场到家庭,从家庭到手机,已经走过了100多年的旅程,成为了人们精神生活中的一道大餐。

近些年,正是由国外短片衍生到国内的“微电影”才真正揭开了中国电影界神秘的面纱,圆了草根电影人的一个明星梦。加之众多电影界专业人士的介入,“微电影”越来越展现出喜人的成果,促进了中国电影事业的蓬勃发展。

当下,中国的“微电影”正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开放态势,呈现在大家面前。也正因为它的开放性,才使更多的人认识了“微电影”,参与了“微电影”。也正是蓬勃发展的“微电影”给大家喜爱的网络,注入了火热的生气,也给各地电视台带来了新的生机。

是“开放”成就了“微电影”。

开放的“微电影”,正以微小时长、微小制作、微小周期,和微小投入作为最重要的典型特征,让神奇的电影创作,进入到一个人人皆可参与的时代。也正因为“微电影”具备的这些特性,才更适合当今新时代媒体的传播,人人都可以在移动和短暂休闲的状态下随手点击观看,满足了广大受众的需求。

“微电影”观看平台的丰富性,观众参与的广泛性和互动体验的感性交流诉求,也正好符合当今人们自由的追求精神,于是它才拥有了巨大的发展潜力,巨大的空间市场。

“微电影”之所以被称为电影,是因为“微电影”的创作更要注重电影语言的叙述。

电影语言的核心,就是画面和声音。也就是要用最好的画面和声音,来满足人们的听觉和视觉。

因此,我们一定要录制好现场的台词和同期声。本剧的思想重量和人性温度决定了人物的台词,较多的台词本身,也就成了人物的动作。在台词成了人物的动作时,我们的摄影一定要多动脑筋,把画面拍得生动而有张力、有震撼力。

我们的“微电影”在强调如何用好电影语言的同时,千万不要忘了“微电影”更需要一个好的故事。

鉴此,我希望剧组的主创们,在开机前,一定要吃透我们的剧本,开机后,一定要群策群力,努力为大家讲好这个看似熟悉,其实陌生的微小的故事!

最后,我想再次表达对昆明市工人文化宫的感谢之情,感谢文化宫的投资,让《家住彩云间》能遇到参加全国微电影比赛的机会,也鼓舞了更多微电影题材开始对拍摄反应朴实任务美好心灵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