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
2019-07-17 星期三

昆明日报电子报

昆明首个特色调解室发挥特别作用 半数家事案件调撤解决

生活圈|06-23 15:42
440

掌上春城讯 干净整洁的房间,墙上用包谷、辣椒做装饰,另一面墙上挂着嵩明县许多模范家庭的照片,一张张笑脸,一个个幸福的家庭,进入调解室的纠纷当事人看到这些照片,剑拔弩张的情绪顿时放松了许多……这样的调解室你见过吗?


家和万事兴,家固天下稳。为促进家庭和谐,嵩明县法院顺应全国家事审判改革趋势,充分发挥司法能动性,探索家事柔性审判新模式,首创昆明首个特色调解室——“歪家调解室”,凡涉及家事纠纷的案件和邻里纠纷案件,诉前和诉中调解都在“歪家调解室”进行,两年实践下来效果显著,半数家事案件调撤解决。

尝试 所有家事案件调解前置

“歪家”?很多人看到这个调解室的名字时,都不太明白其中的意思。“这个词对许多昆明人而言有点不明就里,可对于嵩明人来说,这个词天天挂在嘴边。‘歪家’是花灯之乡嵩明县小街镇的方言,歪家就是我家。小街花灯里有一曲《请到歪家来坐坐》,到了歪家就是到了自己家,这是嵩明法院‘歪家调解室’名称的重要寓意。”

 嵩明法院法官汤国平告诉记者,“歪家调解室”专门进行家事调解,歪,即为“不正”。清官难断家务事,判决容易做,但是家事纠纷难化解。“有时候家事纠纷不能严格按照法律来公正处理,要不停的劝导当事人化解矛盾,得‘歪’着来。”

据介绍,去年全国法院进行改革试点,所有家事案件调解前置,立案前都须进行调解。嵩明法院并非试点单位,却提前开始这项工作,在昆明首设这个特色调解室。

作为嵩明法院诉讼服务中心多元纠纷化解机制的重要构成,“歪家调解室”承担着婚姻家庭、赡养抚养等家事纠纷及部分相邻纠纷案件的调解工作。在具体案件调解中,“歪家调解室”引入人民调解员,采用预约制开展调解。

实践 再难调的家事纠纷也可能化解

参与家事纠纷调解的法官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成功调解一起家事纠纷比成功审理一起案件的成就感大多了。“调解需要法官和整个团队一起努力,花费的精力比正常审理一个案件多很多。”

嵩明法院立案庭庭长杨虹巧处理过这样一个案子:一名七十多岁的妻子向法院起诉,要与八十多岁的丈夫离婚,原因是丈夫独揽财政,对妻子缺少关心,妻子不愿意再照顾他。双方都很坚决,女方坚决要离,男方坚决不离。

“七八十岁的人了,真要离了婚怎么过日子?”杨虹巧和人民调解员多次沟通、调解,终于让老两口言归于好。

还有一起案子,已经离婚三年的夫妻因为孩子的抚养费再次对簿公堂,涉及标的仅6000元左右。案件进入“歪家调解室”后,调解人员想促使双方就抚养费达成长期协议,多次请当事双方谈话,没想到,此举竟然化解了双方多年的矛盾,抚养费的问题解决了,夫妻二人还复婚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在“歪家调解室”调解成功的案件越来越多,“功效”越来越好,其“肚量”也越来越大,乡邻纠纷案件的调解也纳入进来调解。

近期,法院就成功调解了一起10多年的邻里纠纷。因为嵩明独特的村落风俗,嵩明人喜欢密集型建房,且喜欢高墙大院,如此邻里之间就免不了涉及采光、通行、侵占等的纠纷,甚至邻居家的梨树叶掉进院子,也能大打出手。该起案件中,两家邻居因为一条排水沟引发纠纷互相打架,其中一家丢掉一条人命,伤人者入狱8年。出狱后,双方旧怨再起,诉至法院。

中国人传统的“保家”价值观念,让乡邻纠纷中出现了很多无法用法律去衡量的因素。

 为了防止矛盾激化,真正化解纠纷,承办法官、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民事审判庭负责人在诉前和诉中多次到双方家中了解情况,进行调解,终于使双方达成调解。

汤国平称,一般的家庭矛盾,村里、社区都会提前介入调解,解决不了的才会上诉法院。“所以到法院的案子矛盾都是非常激烈的,有些案子调解的时候感觉双方不像是曾经的亲人,而是仇人。”这种情况,调解人员介入调解是非常大的考验,“一般的案子调三次五次算正常,最多的要调解十来次。如果一两次能调解成,那简直太幸运了!”

而杨虹巧发现,大多数家事纠纷出现的根由是关心和沟通的缺失,很多家庭只有到了调解室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沟通交流,才能把需求摆到桌面上来,她认为,这正是他们进行调解的好时机。“这时候,调解人员要耐心听,去听纠纷双方的需求,了解他们的想法,抓住事情的核心;耐心劝,找准矛盾焦点,不吝惜口舌,总会有所成效。”


创新 摸索出一套“歪家”调解法

清官难断家务事,判决容易做,但是家事纠纷非常难化解,这是审理家事纠纷法官的共识。  

经过两年实践,“歪家调解室”摸索除了一套“歪家”调解法:

造氛围——打造温馨的家庭式环境为当事人缓解紧张的心理,营造轻松的调解氛围让当事人敞开心扉,更好地找到矛盾的关键达成调解。

“款”家常——法官和当事人向朋友一样说说心里话,讲讲家里事,增进法官与当事人之间的感情,更好的寻找案件的主要矛盾。

看故事——观看墙壁上的嵩明故事,通过孝道、和谐家庭故事让当事人在故事中有所感悟。

找回忆——引导当事人回忆开心幸福的家庭瞬间,讲讲自己家里发生过的感动故事,通过回忆唤起当事人的感情。

汤国平说:“家事调解比较特殊,别的案件调解强调的是法理,以法为依据,但家事纠纷的调解更注重的是矛盾的化解。有些调解结果从法律角度看并不是公正的,但家事中不是要讲法理,而是要讲爱,对错其实是没有清楚界限的。

“歪家调解室”成立两年以来,调解成功率非常高。据经计,2017年,嵩明法院家事案件299件,在“歪家调解调”调撤145件,调解成功率48.49%; 2018年,家事案件327件,调解成功率调撤159件,调解成功率48.62%。

近期,嵩明法院家事案件做过一个调研,结果显示:目前的家事纠纷案件,婚姻案件占绝大多数,而由女方提起诉讼的高达70%。很多案件中尤其是婚姻案件,都涉及未成年人。

下一步,嵩明法院考虑让县妇联、团委、关工委的人常驻法院,辅助调解。设立常驻调解员,除了需调解案件的法官以外,引进第三方来辅助调解,逐步建立委托、指派人民调解员诉前调解、法官+人民调解员、法官+妇联工作人员等多种家事调解模式,提高案件的调解率。

文字|昆明日报全媒体记者 雷晴 辛亚洁

照片、视频|昆明日报全媒体记者 周密

责编:李冬雨 一审:王一帆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