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
2019-10-16 星期三

昆明日报电子报

白绍斌:从花腰傣之乡走来的版画家

滇中|2019-06-10 10:09
565

白绍斌曾用一块板印出260幅画

白绍斌的版画作品

白绍斌,傣族,生于花腰傣之乡——新平戛洒,现居于红塔区研和街道秀溪社区。他从1993年开始接触绝版木刻之后,就爱上了这门独特的艺术,并在这条艺术之路上耕耘不辍,孜孜以求。

五月底,记者走进研和街道的一间民房,在这间不起眼的房子里,收藏着上千幅风格各异的版画,记者来到这里,就走进了一个魅力无穷的艺术世界。

成为张汉东的学生

绝版木刻也叫油印原版套色木刻,有的人甚至将这种版画叫作绝版画,因为这种版画在印完所有版之后不能留下再印的版,它是一种自然毁版的作品。

记者对版画知之甚少,认为版画就是用刀在木板上作画,在与白绍斌交流之后,记者才发现这种认识实在太过狭隘。版画,具体来说就是以刀或是其他工具在木、石、麻胶、铜、锌等版面上雕刻或蚀刻后印刷出来的图画。

在白绍斌20多年的艺术生涯中,他一直对版画情有独钟。他一直只用刀和木板,从来不用其他的工具,“刀味”与“木味”融合之后的奇妙感觉是他无法戒掉的。那么,白绍斌这个从花腰傣之乡戛洒走出来的艺术家是如何与版画这门奇妙的艺术结缘的呢?

从六七岁起,白绍斌就喜欢写写画画,尤其喜欢用毛笔和钢笔写字、画画。初中毕业以后,考体校落榜的白绍斌开始外出打工。1993年,19岁的白绍斌因朋友的介绍认识了我省著名版画家、玉溪师专教师张汉东。跟着张汉东老师学习了两年后,1995年,白绍斌便考入了玉溪师专,成了张汉东名正言顺的学生。白绍斌说,相比国画、油画来说,版画不仅创作周期长,而且更加耗费体力,更加需要耐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早在1998年,白绍斌在参加云南省“十运杯书画展”时便获得了优秀奖。在那以后的近20年时间里,白绍斌陆续参加了十余次版画作品展览:2016年9月2日参加了在丽江举办的“西行印痕名家版画邀请展”,9月28日参加纸上印痕——北京798云南绝版木刻版画展。2017年9月2日参加马来西亚国际版画交流展,12月28日参加纸上印痕——2017年园道国际版画年展。2018年6月29日参加印痕——2018维度版画展,11月9日参加百川全国名家版画展……经过多年的勤奋创作,白绍斌已经成为一位小有名气的版画家。

为何白绍斌选择了版画,这是记者好奇的问题。

“因为版画具有更多的不确定性。创作国画和油画时,自己心中所想的画面基本都能画出来。版画就不一样了,刀刻、上色都有不确定性,常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是我最喜欢的。”白绍斌说。

眼中的“西施”

对版画家来说,版画就是他们眼中的“西施”,一旦有了兴趣,就会投入感情,进而为其付出,为其激动,甚至为其癫狂。一旦爱上版画,哪怕它的创作就像新生儿的孕育一样艰辛,也义无反顾。

版画的创作过程极其烦琐,虽然只有刀刻、上色、印刷等几个程序,但每一幅画都需要无数次刀刻、上色、印刷,这对版画家来说,无疑是一种心理考验。

为了生活,白绍斌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印制别人的作品、名家的作品,而这些作品大多都是油画,油画转版画的创作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买来九分板,对照着原画作,构好图,就可以下刀了。原画作的大小与木板的大小常常有很大差距,所以在刀刻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不能破坏原创性。白绍斌说:“在平面的木板上刻出立体的图案,再印在平面的画纸上,这个神奇的转换过程,不管是放大还是缩小都必须与原作的构图保持一致,靠的就是版画家手中的刀,这真的很需要经验。”

整个作品在刀刻完成后就要上色了。对版画家来说,上色时最怕的事情就是色与色之间的混合,所以一定要调好油墨的浓稠度,过稀或过干的话都要用专用的油来调一调,经验丰富的版画家只要一上手就知道油墨的浓稠度是不是自己想要的。上色的时候一个色一个色单独上是比较简单的,但创作不可能总是这样简单,常常会有三四个色一起上的情况,两个指头大的区域要上三四个颜色,一丝一毫都不能出错,不然很可能会影响整幅画的成色。

上色也是有规律的,并不是说想上什么色就上什么色,白绍斌说:“如果是有线条的画作最好是按照由深到浅的顺序上色,没有线条的画就从最浅的颜色开始上。”如若不按照规律来,画面整体感就会差很多。

至于印刷,则是与上色同步进行的,每上完一个颜色或是一个区域,就把画纸按照刻度覆盖到木板上,滚筒轻轻地来回滚动几下,把画纸一揭,就完成印刷了。油墨含有油的成分,所以每上一个色都要有两三天的风干时间。当最终完成上色、印刷,把画挂到眼前,看到期待已久的印刷效果时,版画家就仿佛看到了自己思念许久的“西施”,内心激动不已。

刻好的同一块木板,可以印出成百上千幅版画,而这些印出来的版画会因为每一次复印过程中油墨的厚薄、颜色的深浅、手的力度等原因而产生细微的不同,从来都不会有完全相同的两幅版画,这就是版画最为吸引人的地方。白绍斌就曾用一块板印出260幅画,这些画的神韵是一样的,但只要细微观察就会发现其中是有差别的。

版画艺术与民族情结

20多年以来,白绍斌每年都会印制出3000至4000幅版画。细细一算的话,从他的手中印出的版画已有几万幅,但他自己的作品却不算多。作为一位版画家,白绍斌一直希望自己创作的每一个人物、每一处风景,都能带有自己的独特标签。这种标签可能是对生活的一种理解,可能是对人生的真挚感情,也可能是对故乡的感怀。

所以,近三四年来,白绍斌渐渐减少了刻印其他画家作品的数量,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原创上。作为从花腰傣之乡走出来的版画家,白绍斌的作品当然脱离不了民族风情。在他的画室里,记者看见了若干幅他的原创作品,无论是正在悬挂风干的,还是在刀刻阶段的,都能在作品中看见不少的傣乡的风景、动物、植物、建筑……他说:“我现在正在做一件绝版套色木刻的系列作品,以傣乡风光为创作主题。”

如今,白绍斌的作品常常被选到各种大小画展参展,作品远销海外,价格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但原创的民族风情作品总是最受欢迎。白绍斌说:“有人欣赏自己的画作,认可我的民族情怀,就是一种动力,推动着我不断去挖掘民族文化,创作出更多的好作品。”

来源:玉溪日报 记者:何超

实习编辑:沙兰梅 一审:秦聪俊

查看更多评论
热门文章排行

掌上春城APP下载

iPhone版

Android版